綿_睡個好覺

你好,我是绵酱
会画一点点画,写一点点文
马克笔/板绘学习中
自己做的不够好,不如说大不如人
还在努力修炼中……

【大二】被害妄想

【大二cp向】【有..ooc】
  东方纤云觉着最近自己有点倒霉,上班挤不上车,公寓电梯坏掉,自家钥匙找不着……各种倒霉事儿都压在了他头上。不仅如此,他最近老觉着有人在跟着他。
  “不会是小偷吧,”东方纤云自言自语,“色狼?不可能,我这一大男人,有姿色没姿色的,所以是不是我最近神经太敏感了?”哒哒哒的打字声充斥在十几平米的公寓间里,厨房里的烧水壶发出咕噜咕噜的开水声。
  “啊——做完了做完了!”东方纤云伸了个懒腰,啪的一声合了电脑,顺了一盒泡面打开去泡,端着泡面回房间的几步路上,东方纤云瞄到了门口不知何时掉了的纸条。他捡了起来看,下一秒吓得把纸条扔了出去。
  “谁的恶作剧……我他妈别真是被盯上了……”东方纤云打了个寒颤,紧了紧自己的外套,端着泡面进房间,关上门,顺手锁了个锁。
  打开电脑,点击网页,浏览租房信息。
  “这过的啥倒霉日子啊!”东方纤云欲哭无泪,“赶紧搬走吧……”
  吃完泡面,找到了合适的新住所,东方纤云松了口气,一看表,已经11点54了,“算了,今晚先睡吧。”

  但论谁遇到这事儿都不能安心睡觉吧,于是几乎不失眠的东方纤云在这一晚上失眠了,迷迷糊糊中,他好像做了个梦——他身边好像有个白发少年,挺直了腰,拿着剑,缓缓转过头来,是一副清秀面相,与之不合的,是脸上的愤怒。
  少年张口了:“东方纤云!你又偷吃仙果!”话还未说完,少年便拿剑攻了过来。
  “八戒饶命!”东方纤云猛的起身,大口大口喘着气,回想一下,那梦却是如此清晰,但自己并不害怕,反而,很熟悉……
  摇了摇头,看了眼手机,5点58,也差不多该起床了,东方纤云这么想着,转头找衣服,却看见阳台上站了一人。
  “卧槽,这是12楼啊!”东方纤云慌了,拿起手机就打算报警,外面那人却打开窗,跳了进来,夺走了他手中的手机。
  “壮士饶命!要钱我给,放我一命啊啊啊啊啊——”东方纤云抱着头使劲儿的尖叫着。
  “大师兄,你真的不记得我了?”那人开口,东方纤云愣了一下,看向那人的脸,猛的发现那是和梦中少年一样的清秀面孔。
  “印飞星?”???东方纤云自己都没想到为什么自己会念出这个名字,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。
  脑海中好像一闪而过一些片段,逍遥门,仙果,百媚教,以及那白发少年……印飞星
  印飞星只是沉默地盯着东方纤云,咬紧了牙,血色的瞳孔中流露出不甘心,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,说不出话。
  半晌,印飞星开口了:“大师兄,你,还记得我?”
  东方纤云挠了挠头,“大概吧,我没太多印象,那纸条是你放的嘛?”
  印飞星点了点头,掏出了一把刀,低着头说:“我,要把你带回去!”话毕,一刀捅了下去……

  “卧槽!”东方纤云惊坐起,喘着气。
  “大师兄,你醒了!”“小云哥哥,无碍吧?”“大师兄……”“徒儿!”耳边传来的是众人的七嘴八舌,东方纤云定了定神,四周是自己熟悉的房间,和熟悉的人。
  “我,睡了很久?”东方纤云这才想起来发生了什么,大致是系统问题将他的灵魂传回了现代,导致自己一觉不醒。
  “印飞星!”东方纤云猛的一惊。“大师兄,我在这儿。”人群后传来了印飞星的声音。
  东方纤云看过去,少年靠在桌子上,正看向自己,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。
  东方纤云舒了一口气,微笑道“我回来了。”
  印飞星愣了一下,哼了一声转过头去。

  谁也不会知道印飞星费了多大功夫,才找到将东方纤云带回的方法,以及纸条上那句“我将带走你”的留言。




写不出想写的感觉呜呜,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,大家看看就好💦

💦是好久以前自己宅舞的封面💦

呜呜呜小护士怎么这么可爱

我 是个沙雕
莫得感情【脑子
也莫得钱

你那么说我肯定要害羞啊/////
是自己的人设💦